<addres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listing id="n9hd9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nobr id="n9hd9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全國咨詢電話:13311076850
        電話:010-52962300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
        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首頁 >> 綜合新聞 >> 新聞動態
        一名小保安的文學夢

        時間:2018.11.28 來源:北京保安公司·小編

          兩年前的一個下午,我到農民日報社訪劉震云不遇,順著他小說里常提及的十里堡路往回走,忽見一座幽靜的院落,樹木蔥蘢,氣氛神秘。白漆雕花的大門旁邊,黑色的“魯迅文學院”5個大字赫然入目。心里一陣悸動,埋藏多年的文學夢一下子被激活了。
          我坐在魯院的
        保安室里,正式成為魯院的一名保安人員,為來自全國各地的作家詩人們提供熱情優質的服務,天天看他們進進出出,談文學,談創作,感到很滿足也很充實。你也許從《文藝報》《工人日報》和網絡上看到了我的事跡,一定很想讓我曝一點在魯院工作和學習的料,不過我想先說說自己來魯院之前的經歷。
          我來自河南農村,雖說不上窮鄉僻壤,但信息的閉塞是肯定的。要想走上文學之路幾乎沒有可能。15歲之前我已經是一個十分狂熱的文學愛好者,尤其在某次作文比賽奪得全縣第一名之后,在周圍人的吹捧下開始自我膨脹,成天想入非非要當個作家,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寫了一部18萬余字的長篇小說,導致嚴重偏科,連高中也沒考上。在這個沉重的打擊下我一下子蒙了,方寸大亂。凄慘地回到家中,痛苦在胸中洶涌!父母眼中的期望,總是名列前三名的兒子落敗而歸,他們聽到我退學的消息倏然癱軟在地!在老師的預想里我本來考個師范綽綽有余,不想中途變故。我錯誤地認為文學害了我,把一堆書稿推翻在地。然后又含淚拾起,輕輕撫摸著它們,像是和一位美麗的姑娘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。
          失落。羞愧。頹廢。不良情緒在頭頂盤旋。村里人的語帶嘲諷像鋼針刺痛我的心,反倒激起了我不服輸的倔強脾氣,有沒有出息不是你們說了算,不知道爭口氣誰也幫不了自己!我另起爐灶,在一間土坯小房里沒日沒夜地和文學較勁兒,跟自己死磕。厚厚的讀書筆記有十幾本,在各種文體中胡亂地穿梭,長夜漫漫,往往不知道什么時候天已經大亮。有時關上門來,做思想家樣兒邊踱步邊思考,欲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;匈夂
          兮,覺得自個兒成了皇帝。閱讀正酣,興之所至,搓手跺腳,近乎癲狂。
          夢醒來是誰在窗臺,誰把門打開。我的幼稚很快被骨感的現實催熟。人生的課題沉重地走來。結婚生子,養家糊口。上有老下有小,沒錢更不能任性!
          生存還是滅亡?甩開膀子干吧!我忍痛丟下書本,修鐵路下煤窯開摩的賣水果,甚至跑到威海去捕魚,險些死在海里。為了掙錢我在全國四處出擊,神出鬼沒。打工啊打工!征西安,討廣州,戰山東,伐山西。終于賺到自己的第一桶金,可以喘口氣了。這時,我想起了久違的文學!
          荒廢了十幾年的文學,我心愛的文學,它,究竟能給我帶來什么?是自己的一樁心愿,還是未了情?
          現在,該接著說我和魯院的緣分了。
          那天我路過魯院確實動了心。聽從內心的召喚,我聽從了喬布斯的話,在原單位慈云寺郵局辦完離職手續,來魯院應聘入職做一名保安人員,搖身一變成了魯院的一分子。生活總算沒有虧待我,讓我和親愛的魯院人朝夕相處,成為同事,兢兢業業地干好本職工作之余,還有學習和提升的機會,如果中央電視臺的記者采訪我,我會二話不說,只有兩個字:幸福!
          我進院遇到的第一個人是趙興紅老師。她富有知識女性的優雅氣質,笑容里隱藏著柔情,高貴謙和,有一種淡定從容的氣場。她是中國傳媒大學的文學博士,青年評論家。由于她出門買東西時間太晚了,我便陪她一起去。在路上我滔滔不絕,文不加點地向她講述自己的文學夢,以及困惑和思索。她都一一作答,并且褒揚我的散文詩《陶笛》寫得好。在我的文學成長和方向定位上,趙老師對我的幫助和影響是最大的。我的詩歌是在她的鼓勵下變成了鉛字。
          魯迅文學院是全國最高的文學殿堂,是眾多文學愛好者心目中的圣地,匯集了中國一流的專家學者和文化精英。各方神圣,藏龍臥虎。我沒有想到,自己能和他們如此近距離接觸,更沒有想到,能向他們當面請教文學方面問題,而且獲得了在作家班旁聽的資格。以前只能在書上媒體上才可以見到的文化名人,近在眼前,我和他們握起了手,如此親切感人的畫面直叫人激情澎湃,心里甜蜜得發疼!
          鐵凝、施戰軍、錢小芊走來了,胡平、郭艷、劉慶邦走來了,還有雷達、西川、李崎嶸、李敬澤、李一鳴……一位位文學前輩激揚文字,在魯院5樓大教室為勵后學,為中國文化復興的新生力量傾囊相授。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內心波瀾大展。眼前仿佛一座座云中高山,而我穿行在峽谷當中,須臾,猛然看見一縷金光閃閃的思想,豁地撞開蒙昧荒蕪之地,身體飄忽搖曳,飛了起來,變成了俯視。眨眨眼睛,靈魂重新歸位。
          魯院的教學分四個大版塊,國情時政,大文化,文學專業和文學創作。我最喜歡聽大文化和文學創作的課,光課堂筆記就記了兩大本。劉慶邦老師的課最受學員歡迎,他老爺子特善良,我就沒有見過像他這么善良的人,念到自己懷念母親的文字,一度哽咽,哭得像個孩子,讓人無不為之動容,課堂上流淌著愛和溫暖。是啊,詩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,文學和生活,又何嘗不是如此呢!課間休息時,學員們圍上來又是簽名又是合影的,搞得劉大人憋著小便不能去洗手間,仍然堅持配合學員的各種要求。我在一旁都快看不下去了,幸好趙飛老師給他解了圍,我一看機會來了,趕緊引領短篇小說王出恭。好趁機和他聊上幾句。當我看到一位文學大家進入茅房,耳邊響起歡快的嘩啦啦聲響,我才明白什么是他剛才所講的小說的實與虛。
          我工作的地方是在老魯院,新魯院在現代文學館里。在濃郁的文化氛圍中,我開闊了視野,拓寬了心胸,自覺完成了精神領域的基本建設,獲取了認識事物的多種角度和維度,對家鄉有了一個準知識分子的認知和反觀,同時結識了眾多的作家詩人。這是個屬于文學的小院子,在當今物欲洶洶的商品社會依然堅守著一片凈土,一片精神的高地。我認為一個沒有精神文化高峰的民族將是矮化的民族。在互聯網時代到來之際,傳統文學的日趨邊緣化,顯然缺乏應對危機的意識;ヂ摼W時代必然將個人身份和社會財富進行一次重組和分配。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在本質上沒有區別,而恰恰是本世紀末一種新文學興起的開端和紀元。
          魯院裝修隊的電工名叫陳小平,四川人。他見了我半開玩笑地說,你早晚有一天會成精的;5梦也挥梢徽。
          他接著說,你就像《西游記》里的金鼻白毛老鼠精,天天聽天上的神仙誦經,在如來佛祖的蓮花臺下偷喝了燈油,下界成妖后連孫悟空都打不過。我聽了哈哈大笑,說,我怎么成了妖精了?我說其實我想學程咬金,三板斧定瓦崗,冷不丁從半路殺出來。他常常開這樣的玩笑,我也從不過心。
          魯院的故事和魯迅先生一樣,是說不完的。我這個題目寫起來起碼是一本書的容量。比如和當紅女作家馬金蓮的奇遇,文章溫婉的廣西女作家桐雨,敢以真心示人的云南詩人郁東,足以寫成一本《我眼中的一百位作家》。讓我感動的還有,以廣西詩人榮斌為代表的幾位作家特意宴請我撮了一頓大餐,席間和我稱兄道弟,唱歌飲酒,放浪形骸,暢快淋漓。報告文學作家張天國抬愛,聚會小酌時竟稱呼我為老師,差點兒沒把我給嚇趴下。西海固作家李方離開魯院,步履緩慢凝重,依依惜別,我送他時他竟然恭恭敬敬地對著魯院的大門三鞠躬!在那一刻,我胸口一緊,幾乎淚奔!而現在,我與文學的位置又怎樣擺正呢?不過是了卻自己一樁心愿而已,如果再有人封我什么詩人作家,我感覺那好像是一種諷刺。
          曾有人說,文學是一種修行,是一個修心的過程。再苦,心不苦就不苦。還有人說,精神到處文章老,學問深時意氣平。魯院的美麗故事,不是結束,而是剛剛開始。

          下一篇:淺談捐助與慈善

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掃一掃
        關注海衛更多資訊
        24小時熱線:13311076850(微信同號)   010-52962300 (09:00-17:00)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   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在線客服QQ:709388990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Copyright @ 2006 - 2019 hvbaoa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海衛保安服務(北京)集團有限公司|beijingbaoangongsi
        • 北京市各區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• 全國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南国七星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