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listing id="n9hd9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nobr id="n9hd9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全國咨詢電話:13311076850
        電話:010-52962300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
        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首頁 >> 綜合新聞 >> 新聞動態
        淺談班主任的工作壓力

        時間:2018.12.17 來源:北京保安公司·小編

          去年深秋的一天,早晨五點半,我就和其他孩子一樣,匆匆洗漱后趕往教室。因小鎮地處兩座山嶺之間,秋風呼嘯時,寒意襲身。作為班主任,我有課沒課都會穿過這凌晨的冷風,去往教室巡堂。
          走進教室,見尚有五六個人沒到,而其他學生已翻開課本開始晨讀。我坐下來,靜等同學們到齊。然而,上課鈴響后,仍有三個未到。十分鐘后,我覺得不能再等了,于是叫上宿舍管理員到宿舍找。意外的是,宿舍里根本沒人。
          我想起最近常有些外出打工的小青年到學校蠱惑孩子們出去賺錢,于是馬上跑回教室,找同學了解情況,這才得知那幾個沒來的學生昨晚似乎約好了要外出打工。而宿舍管理員也猛然想起,昨晚他們要求開門上廁所。
          我有點慌亂:最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……
          想想時間尚早,鎮上唯一往南往北的車都還沒到出發時間,我決定馬上去找。因為出鎮就南北兩條路,我決定騎上摩托車先到車站去看看。于是,我帶上最信任的班干部出發了。
          車站沒人。這些孩子不傻,他們不會在半夜走掉,然后等你早晨去抓回來。我決定留下一個班干部守在路口,以防他們突然冒出來上車,而自己則和另一個班干部直奔北路。追了近十公里后,我意識到他們都家住鎮南,應該不會往北走這么遠,于是折回往南追。
          上坡走了十多里后,天色已微微發亮,隱隱約約我看見前邊有幾個人。走近一看,正是他們幾個在探頭等車呢。說實話,我原本怒火沖天,想沖他們大喊大叫一番。但要說話時才發現,自己的嘴巴已經不大聽使喚了——風太大,把我凍得發抖,只是剛才急于找到他們,沒顧得上感受而已。下得車來,發現腳也凍木了。而那幾個孩子則從貓著的路邊走出來,整整齊齊站成了一排,似乎也凍得瑟瑟發抖,并且不敢出聲。
          “幾點出來的?”我盡量平靜地問。
          “夜里兩點!彼麄冚p聲說。
          冷靜幾秒后,我想,孩子們也許凍壞了。
          “還坐車嗎?”
          “……不坐了!
          “把錢交給班長保管!彼麄兎_褲兜,掏出全部生活費,三個人一共七十五塊五。我心里不禁一驚,這就是他們外出的資本,扣除車費,他們只能買一碗面條。我慶幸及時阻止了他們,不然后果不堪設想。而收繳他們的錢主要是怕他們臨時反悔,班主任有的時候必須像個“警察”。
          “向左轉!跑步回校!”
          我命令說。這一方面讓他們跑暖身子,另一方面也算是小小的懲戒。我沒有再多說什么,畢竟已找到他們了,他們也完好無損,我覺得已經很慶幸了。再說,經過長時間的冷風吹拂,我凍得已不能再多說什么。
          我放慢速度,跟在他們身后?匆娪性缙鸬娜瞬煌B愤^,我意識到不能讓他們遇到熟人,不然看到被老師“押送”回校,他們會被村子里的人傳開嗤笑,就不愿再回到學校了。于是我故意不跟他們走在一起,等他們走到每一個轉角處快看不到時,才騎車追上他們。大概走了五六里后,我看到后邊來了一輛轎車,便不顧一切地攔下,央求他把孩子們捎上,他遲疑了一下,說:“你是教師?”
          我點點頭。他便讓學生坐上了車。就在關車門的那一刻,其中一個叫趙陽的孩子說:“ 老師,你坐進來,我來騎車子!
          我瞪他一眼,說:“坐進去!”
          “知道心疼老師就——行了!”我原本是想說“就別出走”的,但最終改了口。我不想再在他們傷口上撒鹽。
          等我趕到校門口時,他們已經等在那里了,還一副等著挨批評甚或挨一頓揍的樣子。我示意他們進去。此時,校園里已有其他學生在集合,原來出走的還不止我們班的同學。校長已經在訓話了。
          我帶他們走進辦公室,他們異口同聲說:“對不起老師!對不起……”
          我打斷他們:“別再說對不起我,對不起的是你們自己,是你們的家長。你們看到了嗎?在我去追你們的時候,學校已經通知了你們家長,趙陽的家長也許已經從幾十公里外的縣城工地往家趕了,他們騎摩托會比我更冷,比你們更冷……”
          “老師,我們學不會,與其在這浪費家長的血汗錢,不如自己去掙錢……”趙陽囁嚅地說。
          原來他們是這樣想的!我一時有點發愣。在要走出辦公室的時候,他們向我鞠躬,我傾身回禮。
          也許是因為考試,或者平時的其他一些原因,我感到孩子們的心理壓力確實太大了。我不能一味苛責他們,他們很多時候的意氣用事,就是因為太單一的想法讓他們做出過激的行為,但至少他們善解人意,知道心疼家長,知道老師受凍心里難受。想到這里,我再也沒有絲毫責怪他們的意思,只是象征性地教育了他們一番后讓他們回到了教室。
          這件事留給我深深的思考,我在反思這件事里有我多少責任。之前我不斷做著學生們的思想工作,但最后還是出現了這種事,當然出事的不是我們一個班級,其他班級也有,且有些學生最終輟學。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好事,因為農村孩子上完三年初中,按每月三百元生活費計算,也需七千元左右,加上目前的大學生和村里外出打工的孩子工資差不多,這直接導致許多家長從經濟上為孩子算賬:“孩子成績一般,上個大學也沒出路,早點出去早點掙錢,雖然比大學生工資少一點,但少上個高中、大學,少花十幾萬,再早參加工作幾年,比他們也不差!
          這話表面看“短視”,卻符合邏輯。再加上近幾年外出打工回來的小年輕們個個腰揣手機,身著名牌,更惹來了不少羨慕的眼光,讓孩子們產生外出打工的念頭也很正常。
          由此我想,如果我們的教育要反思,我想社會或許要承擔更多的責任。因為他們不到法定工作年齡,外出就能找到工作。這是社會層面出了問題。而且,不是個別學校,目前的內地學生普遍流失嚴重,這不是單靠學校、班主任和教師就能控制的。
          而作為班主任,除了得到社會的支持,我想最重要的是班主任的職責需要轉變。班主任要成為一種新的職業,成為專職班主任,如此,他們才有更多時間來學習知識、技能,使班主任這一職業更為專業化。退一步說,即使目前還做不到這一點,也該讓班主任少承擔些教課任務,以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管理班級、教導學生。不然,繁重的班級管理和教學任務會使他們身心俱疲,透支健康與生命。
          作為班主任的一員,我深深感到了班主任的辛苦。我想,無論是教育管理機構還是整個社會,都需正視這個問題,而不要等所有教師都對這種職業倦怠了才想起來去改變,不要等班主任透支了身體才給予一點安慰。要知道,他們也有享受生活的權力,想要過上更為幸福的職業生活。他們,不愿再做兼職保安。

          下一篇:一名保安的藝術夢想

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掃一掃
        關注海衛更多資訊
        24小時熱線:13311076850(微信同號)   010-52962300 (09:00-17:00)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   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在線客服QQ:709388990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Copyright @ 2006 - 2019 hvbaoa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海衛保安服務(北京)集團有限公司|beijingbaoangongsi
        • 北京市各區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• 全國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南国七星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