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listing id="n9hd9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address id="n9hd9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n9hd9"><form id="n9hd9"><nobr id="n9hd9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全國咨詢電話:13311076850
        電話:010-52962300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
        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首頁 >> 綜合新聞 >> 新聞動態
        一個女保安的故事

        時間:2019.04.09 來源:北京保安公司·保安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工廠的幾個女保安憤憤不平,其中一個擼起袖子,杏目圓瞪,“太欺負人啦,竟敢打我們隊長,還沒王法了呢!姐們,我們一起上,整死這王八羔子!”說這話的是胖丫,臉滾圓滾圓,像個蘋果,胳膊粗壯,比一般缺少鍛煉的男人的肌肉更扎實,平時喜歡吃零食、開玩笑,大大咧咧的。為人卻特別豪爽,和她們隊長都是來自北方。在她強烈的鼓動下,她們一路發著飚,徑直沖向了廠區值班室,有一些壯士出行時的慷慨。就在她們摩拳擦掌,準備一場廝殺時,派出所那邊剛好來人了,將打人的帶走,她們的女保安隊長這時已被送往了醫院。
          躺在病床上的明珠就是被打的女保安隊長,從裹得嚴實的白紗布中,能看見一雙清澈而又不失嫵媚的眼睛。她一動不動地,醫生反復囑咐這幾個姐妹,先不要去翻動她,除臉部有傷外,兩根肋骨也斷了。明珠很難受,躺在床上,不哭,也不出聲?吹竭@樣,胖丫卻再也忍不住,“哇”地一聲就哭開了,嘴里念叨著:“這王八羔子,不得好死!崩^而握著明珠的手喊著:“姐,你怎不出手呢?你要是出手,他能打得過你嗎?”
          明珠其實長得不高,和幾個姐妹比起來算是一般般的。是個山里姑娘,有一個體弱多病的母親和一個長年靠打柴、耕地,卻已遠走的老實父親。關鍵是有一個特別愛讀書的弟弟,弟弟是這個家的寶、這個家的命、這個家的希望。每天天蒙蒙亮,就會看見母親披著一件泛白的藍色外套,咳嗽著,緊一刀、慢一刀地剁著豬食。那頭豬就是一年到頭的收成,扯幾件新衣、交些學費、備些家用,基本上從豬頭到豬腳全部算計完了。明珠在這個村民不多的山村學會了劈柴,學會了鐮刀,學會了犁耙鍬鏟,學會了節儉,學會了奔跑。初中剛讀完的她堅持不去學校了,說讀不下去,笨。為何不讀?只有她父親明白,這孩子,心腸好、懂事,知道家里窮,要好好培養弟弟。父親嘆了口氣,望著漫天的星光,望著自己家簡陋的房檐在夜色中隱現,不禁兩行淚水滴落了下來。他責怪自己沒本事,無力讓閨女再讀下去,這閨女能讀!
          也許是帶著這樣的負疚,每天一大早他就進山去?捎幸惶飚敶迕癜l現他時,人已掉在山腳下。他是從半山腰滾下來的,手里還緊握著那把柴刀。明珠一路哭著、狂奔著,和村民把父親送到了醫院。醫院終究未能挽住他的命,一輩子老實巴交、一輩子扛著柴草過日子的農民,在臨走時,沒有留下一句話,卻留下了一雙自責的眼神。這雙眼神當時被許多村民破譯了出來,那就是他一直覺得對不住他的女娃,沒能讓明珠把書讀下去?稍谶@時的農村,女孩子能讀到高中已經非常了不得了,村民和明珠都這樣安慰他,為的是能讓他安心上路,可他還是沒有閉上眼睛,是明珠給他合上的。
          帶著喪父之痛,明珠像做了一個噩夢一般,一時間整個人塌陷了下去,望著可憐的母親和尚小的弟弟,她將這些苦難一并吞了下去。在父親出殯的那天,下著綿綿的雨,山路本來就不好走,雨若下透點,倒能把泥巴沖走,就是那種要死不活的雨,泥巴能把人拖死,讓人看著煩心。這時的明珠只有揪心,她想,這雨是不是像父親不愿離去的手,在使勁抓住人間,抓住這個村莊,抓住這個家。是啊,有多少心愿未了,他怎能如此舍棄?父親啊,這時你也許就在天上看著呢。
          雨紛擾,人斷腸,抬著棺木的村民一路叫著他們的號子,不遠處就是已挖好等著安放的墓穴,新挖出來的黃泥巴被雨浸濕,過一會,這些泥巴就將一個山里的男人埋葬、帶走,填充他曾在人世的遺念。明珠一路上這樣胡思亂想時,聽見有人在大叫:“鄉親們,幫幫忙吧,幫我推一把,謝謝!”就在近處,一輛桑塔拉困在一條泥溝中,司機從車里爬進爬出,試圖要把車開出泥溝,“噗噗噗”“突突突”,直冒黑煙,反復了很多次就是爬不上來,他那個急啊……在當時,能開個桑塔拉的人一定不簡單,不是有錢就是有權。反正大伙都這樣認為,送殯的隊伍繼續前進,大伙好像都沒聽見,沒人搭理。司機只好跑到眾人跟前,求大家幫幫忙,把車推一下。
          望著滿頭不知是汗還是雨,全身是泥的司機,大伙還是無動于衷。再說也不合適吧,人家在送殯,你來請人家推車,這算哪門子事?沒想到,明珠說話了,大伯、三叔,我們就幫他一下吧,這前不著村,后不著店的,又下著雨,幫他推一把,爸爸會理解的。幾句話,讓司機和所有人都覺得暖和了很多。抬棺木的繼續往前,按風俗這是萬萬不能停下的,但送殯隊伍中的男子不多,費了很大勁,明珠和幾個50歲上下的男親戚一齊把這輛陷下去大半個輪胎的桑塔拉推了上來。司機跑下車來,又是發煙,又是感謝,一邊說這里的村民真好,一邊摸出一大沓鈔票,說這些錢大家拿去買酒喝。說實話,那個年代見過手中揚著大疊鈔票的人不多,可這些把車推上來的人就像沒看見一樣,一句話也沒說,快速加入到送殯隊伍中。司機覺得實在過意不去,跑上去,掏出一張名片給明珠:“姑娘,這是我的名片,有困難你來找我,我一定會幫你!泵髦橥送,雨水順著這個中年男子的臉淌了下來,衣衫上沾滿了泥巴,想想也許是城里人吧。因為有好多城里人自以為有錢,沒事就往山里轉悠。她停了一下,把名片收了起來,撩起麻衣,將名片放到上衣口袋。一時,大家都沉默無比,司機也覺得這樣感謝顯得不太合適,再多的話語已是無法表達,朝大家深深鞠了個躬,走了。
          安葬好父親后,第二年一開春,明珠帶著年豬賣掉后節余的一點錢,和村上許多出外求生的人一樣,踏上了南下的路。那時火車還沒開通,一路上,換了幾趟車,一次比一次糟糕,小面包車換小班車,小班車換大包車,人擠著人,車內的過道都坐滿了,就差座位下也巴不得能塞幾個。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打工者,嗑著家里帶出的瓜子,剝著自家門前長出的橘子,瓜子和橘子的味道混合在一處,充斥著車廂。加上人體身上的汗味,整個旅途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。生銹的車窗被風打得“劈劈啪啪”作響,在這種“劈劈啪啪”的聲響中,明珠醒一下,睡一下,好不容易挨到了目的地。
          行李剛放下,明珠第一感覺到了這個開放城市的繁華和匆忙。高樓雖不是鱗次櫛比,卻也燈火通明,寬大的柏油馬路一直望不到頭,不遠處的煙囪白煙裊裊、黑煙翻滾,新砌不久的廠房樓舍,綠樹紅花,彰顯出一個剛開放不久的年輕城市的魅力和茫然。在這種與家鄉大山、小路的比較中,明珠和老鄉一同進了一家電子廠,在這家電子廠,她認識了胖丫。胖丫在這家廠里做保安,聽她自己說,當時她壓根沒想到會當保安,誰知面試那天,經理看中了她魁梧的身材和豪爽的談吐,加之剛好廠里面需要女保安,就進來了。一來二往,胖丫覺得和明珠特別談得來,她從明珠身上感到了溫和、善良、堅強和仁慈。尤其是聽說明珠身世艱難、生活清苦卻能坦然接受,不由得心生欽佩,慢慢地成了一對好朋友。幾個月相處,胖丫告訴了明珠一個秘密,她不僅長得人高馬大,身上還是有點功夫的。她說她們那里各村都興練武的,男男女女從小孩到老人都有幾手,刀槍棍棒不敢說樣樣精通,也是略知一二。說到眉飛色舞時,她還在明珠面前露了一套拳,叱咤之聲逗得明珠“咯咯”直笑。有人勸她減肥,她不干,說這樣沒人敢欺負,一發工資就先去買好吃的。她也想買漂亮的衣服,可這個身材,有時,她指著自己結實的腰板,自嘲是真材實料的,是女人中的男人,所以多半情形下,她還是喜歡穿寬大的保安服,顯得精神。明珠感覺到,胖丫是一個爽快、敢作敢當的女子。
          難得一個休息日到了,明珠想借這個機會把這個月的工資寄回家,母親和弟弟是她最掛念的。很少上街的明珠和胖丫結伴同行,走在街上,到處人來車往,擺小攤的、賣藝的、賣燒烤的,商家為推銷商品,搭舞臺、放搖滾、吹喇叭,好不熱鬧,胖丫開始還挽著她的手,后來自個瘋跑起來。對于這些20多歲的年輕女孩,更多的是夢幻般的美和追求,自然看什么都是新鮮的。明珠被胖丫感染著,一路歡笑著,就在她們快要到一個郵局時,突然一聲尖利的叫喊打破了這樣美好的氛圍,“抓小偷!”“抓小偷!”還沒等她們倆反應過來,一頭卷發男子快速從她們身邊竄過,胖丫一個激靈,追了上去。明珠這時才明白是怎么回事,也跟著攆了上去。沒幾分鐘,明珠就超過了胖丫,追到了男子前面。面對兇狠狠的男子她一個猛掃腿,男子打了個趔趄,差點撲在地上。后面趕過來的胖丫補上一腳,男子終于沒能把持住,“轟”地倒下了,手上還死死攥著一沓鈔票。緊接著,似乎被羞辱的小偷反彈起來,掏出一把匕首,猛一轉身要去刺胖丫。明珠一看不妙,奪步撲上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扼死了男子手腕,一聲大喊:“嗨!”只聽見男子手腕發出“咔咔”聲響,痛得“嗷嗷”直叫,匕首落地,嘴巴咧開,單腿跪在地上。這連貫的動作把所有在場的人驚呆了,胖丫回過神來后,狂跳起來,“姐,你好厲害!”這時,被搶的中年婦女,一邊喊著,一邊也跑了過來,幾個巡邏隊員也聞訊趕了過來。男子被帶走了,中年婦女不住地道謝,說這些錢是寄給家中父親治病的,剛取出來,這個男子冷不防從她手里一搶就跑。后面更多感謝之類的話明珠都沒有聽見,此時她想起了很多,父親、母親、弟弟。她一邊安慰還在驚嚇中的婦人,一邊拉著胖丫的手離開。胖丫對著她看了幾眼,又終于忍不住問:“你怎跑得這么快,像兔子一樣?你的勁怎這么大,速度這么快?”一連串問題像炮彈一樣轟過來,明珠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沒什么啊,我們家里的人都這樣跑的!迸盅竞闷娴乜戳丝此,嘟著嘴,“原來你比我厲害多啦,還隱藏得那么深!币宦飞吓盅纠鲜菃柮髦槭欠駥W過武術啊,是否打過架?明珠一股勁搖頭,說剛才那一下到現在還沒弄清楚自己突然之間敢這么做。
          倒是“是否打過架”的問題勾起了她內心的一些傷心事。是啊,和偉強好久沒聯絡了。兩個自小長大的人,都因為家窮,經常一起去山里砍柴,比賽爬山的速度,比賽誰跑得快,比賽木柴倒下來后誰能第一時間接住,慢慢地,明珠覺得自己跑得快而且很輕松,手有力而且很靈活。但有一天,砍好柴后,兩人在捆柴時,突然竄出來一只野豬,朝他們奔過來。明珠想拉著偉強趕緊跑,偉強第一反應卻是手執柴刀擋在明珠前面,對著野豬狂叫一聲“畜生!”,眼球冒火,擺出一副拼命的架勢。不知野豬是誤撞,還是害怕這年輕人的殺氣,居然“嗷”的一叫,竄回到樹林里去了。嚇得滿頭大汗的明珠這時才松開死死抓住的偉強的雙手,她定定地望著偉強,“哥,我害怕!眰娒嗣念^發,“別怕,遇到野豬時,不要慌,不要亂跑,你越跑它越追,要是真干上了,出手要狠,否則這畜生會害你的!钡詮倪@次事后,偉強就堅決不要明珠去山上砍柴了,每天他要一個人砍回兩個人的柴。逐漸長大的明珠,也開始慢慢接受這一份關愛,這份關愛堆疊起來,讓兩個年輕人產生了另一種感情,他們彼此牽掛著、擔心著、照顧著對方。直到有一天,偉強使勁拉著明珠的手,告訴她要去南方時,明珠才真正感覺到什么叫分離,她淚眼婆娑地望著偉強,感到蒼天不公平。因為窮,他們得靠砍柴謀生;因為窮,他們得背井離鄉,漂泊在外;因為窮,兩情相悅又能奈何,還不是要分開?想到這些,明珠猛地抱住偉強,偉強一陣觸電的感覺。如果青梅竹馬、打打鬧鬧是常事,可真的面臨這份感情時,偉強還是覺得熱血上涌。他想娶明珠,要錢;他想讓明珠過上好生活,要錢;他把一顆強烈的心愿一直埋在心底,他緊緊摟住明珠,并告訴明珠,他有出頭之日時,一定會娶她。明珠暗示要他吻自己一下,心里明白的偉強卻沒有這么做,這讓明珠心里的愛意更加強烈。
          第二天,偉強走了,因為沒有具體聯絡方式,偉強一走就再沒有音訊。父親去世的痛明珠也只能一個人承受,幾年了,如今她也來到南方,卻沒有和任何人講起這段感情,包括胖丫。她選擇墨守,選擇等待,她相信偉強一定會來找她。她回想當初的絲絲縷縷,更加懷念起那時的朝朝暮暮,她想告訴胖丫,但話到嘴邊,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。
          兩人還沒到廠里,廠里面就已經沸騰了,聽說老板把經理叫去,說馬上要見那兩個人。經理派人從街上把她們請了回來,老板看著她們,顯得非常高興,笑瞇瞇的,一直點頭贊許,說剛才他在小車里看見兩個穿公司服裝的女生追一個小偷,以為是誰呢?沒想到還真是廠里面的女工,他不停地夸獎:“那速度,那身手,巾幗英雄,好樣的!”他揮了揮手,似乎做了一個重要決定,“那這樣吧,讓明珠擔任保安隊長,胖丫任副隊長吧!苯浝碲s緊湊過去,“不太合適吧,女的,再說隊長已有,是個男的!薄芭,呵呵,我公司將要擴大,馬上有個大客戶了,公司的保安工作越來越重要。至于保安隊,我想提拔一個大隊長,不分男女,競爭上崗!
          “老板,我不想做保安!泵髦橛行┎贿m應地絞著手指頭。
          老板想也沒想打斷了明珠的話,“明珠,你行的,我相信你!
          胖丫高興地拉著明珠的手,對著老板微微鞠了一下躬,“謝謝老板信任,我們一定會做好工作的!币涣餆煶馀艹鋈チ。很快,任命通告就出來了,全廠嘩然。
          最不爽的就是大兵,他擔任保安隊長可費了不少腦子,送了不少好煙、好酒給經理的。下面一些保安都是他的同伙,不和他一條心的,早被他一個一個清掉了,余下的幾個女保安,他還沒有來得及出手,F在明珠突然做了隊長,他有些措手不及。但他畢竟腦子轉得快,看到任命通告,他陰陰地笑了一下。
          大兵把幾個兄弟叫來喝酒,喝到高興處,面紅耳赤,舌頭打轉,他從褲兜里摸出幾把鈔票,大概有幾千塊,往酒桌上一摜,“兄弟,跟,跟我干,就……就是有好處,這些拿……拿去分掉!北娙搜劬σ涣,嚇了一跳。大兵含混不清地說著,意思就是,這些錢其實也是兄弟們幫襯賺的,廠里的,羊毛出在羊身上,哦,不,是羊毛出在豬身上。
          原來,大兵任隊長這段時間以來,廠里面有他的表姐妹、表表姐妹,合成一伙,每天下班將倉庫里的銅啊、錫啊、銀啊往外帶,保安知道是隊長的人,正想著巴結一下隊長,不查。帶的金屬探測儀,只是做給別人看的,開關都沒打開。沒想到,日子一長,錢財聚了不少,見隊長要分給他們,各個酒勁猛升,連連歡呼,“大哥,義氣,隊長,義氣,跟你到底!”接下來,大兵講到正題,說以前值班的都是兄弟幾個,但現在不同,廠里面每一班要派個女保安一起值勤,所以要小心行事!芭0,嘿嘿,怕個鳥啊。哈哈……”一屋子的壞笑聲,灌滿了每個角落。
          明珠按照廠里面的要求,正式安排女保安在廠門口和倉庫值班。一些時間下來,掌握了很多情況,明珠把這些問題匯總到經理處,經理內心很驚訝,但又不敢聲張,所謂吃人家的嘴軟,拿人家的手短。他只是旁敲側擊地告訴大兵,要小心。輪到明珠值班的那天,她戴好警帽,正穿保安服時,左邊口袋里竟然摸出了一只老鼠,右邊口袋里捉出了一只大蟑螂。她心里一顫,立馬鎮定下來,一句話沒說,把老鼠和蟑螂一齊擱在桌上,繼續值班。第二天,她在胖丫值班時,特地跑過來,當著大兵的面,突然從口袋里摸出一條長蛇,交給胖丫,“胖丫,你告訴姐妹們,誰要是敢欺負咱們,就放蛇!贝蟊蛶讉男保安當時就嚇得臉發白,沒想到遇到這樣幾個主。接下來,女保安就查處了幾起從廠里偷竊財物的事件,其中就有幾起和大兵的親戚有關。在經理的力保下,大兵隊長的烏紗帽才沒被擼下來。從此,大兵恨死了明珠。
          可過慣了那種錢來得太容易的日子,一下子變得循規蹈矩的大兵老婆忍不住了,她開始大罵明珠和胖丫,繼而又大罵大兵沒用的東西。大兵急了,說你有本事,你來折騰折騰。大兵老婆說,你可以介紹我去你們那邊做保安呀,做了保安,那條線不是又活了。大兵大腿一拍,對呀,馬上打報告給經理,當然,報告內夾的遠遠不是一份報告。經理眉開眼笑,滿口答應。誰知這次沒那么順利,到老板那里審批時,老板說要問問明珠的意思,這樣也顯得民主點。其實,事情一到明珠那里,她什么都明白,一口就否決了。老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倒過來勸經理不要固執,還是聽聽下屬的意見。經理摸不透老板什么意思,從此不敢提此事,禮也悄悄地退回給了大兵。
          一眨眼,又到了一年的中秋,明珠覺得沒什么緊要事,去廠里看看值班的姐妹,順帶捎一些水果去給她們吃。走到廠里面的倉庫時,她感覺有些奇怪,墻角邊堆了幾層紙箱。按理說,放假了,貨物都要入庫的。她叫來值班的保安,問是怎么回事,他們都說不知道,因為在廠里面的貨物她一般不過問。明珠想想,不對呀,抬頭望了望監控探頭,不知被誰移了位置,還蒙上了一層硬膠布,這里根本就是個死點。不好,明珠立馬反應過來,讓女保安去叫胖丫她們過來,另外將情況報告給了經理。這時,大兵醉醺醺地也過來了,他徑直走到倉庫那邊,突然發現明珠在那里,想躲又來不及,干脆迎了上去。在他走近明珠時,猛然一拳打過去,并抓起一塊廢木板朝明珠臉上猛掃過去,還沒反應過來的明珠“啊”的一聲倒在地上,大兵跟著又幾腳狠踩下去。
          在派出所里,打人的保安隊長大兵,酒醒過來了,聽說明珠的肋骨被踢斷,他冷汗“嗖嗖”地就往下流。其實,他有些隱隱覺得,明珠當時完全可以出手,先發制人,而出手的結果,斷掉肋骨的就是他了。他越想越糊涂,趕緊交代這些年來他利用保安隊長之便撈了不下十萬,而且,這次本來是想做筆大買賣,謀劃了很久,貨車都準備好了,就等著裝貨。當時喝完酒后,他是來做最后一次確認的,口袋里還有一些蒙汗藥,是給值班的保安準備的。這一次,可是連他那些平時稱兄道弟的哥們一個都沒講,打算干完這一票就走人。誰知,人算不如天算,遇到明珠這個克星。
          老板聽說了這件事,急忙從遠處趕回來,一來看看他那些差點被偷出去賣掉的新產品;二來看看這個被他稱為 “巾幗英雄”卻慘遭毒打的女孩子。見到這些還好好碼在倉庫、價格不菲的產品,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女保安隊長,他感慨萬千。被他邀請過來的新客戶連聲說,“了不起啊,人家都說打工者眼睛里除了錢,什么都看不見,如此看來,我們的看法是大錯特錯!”
          就在老板和他的客戶要離開時,手里提著魚湯的胖丫沖了進來,客戶猛一看,大叫一聲:“胖丫!”他雙手舉起來,激動地向前奔去,“孩子,我是爸爸呀!”
          胖丫一愣,裝滿魚湯的菜盒掉落在地。足有幾秒鐘,她一個踉蹌投入到客戶懷里,大喊一聲:“爸爸!”淚如雨下。之后大家才知道,自從爸媽離婚后,胖丫就獨自出來闖天下,一闖就是五年。她沒有和任何人提過,她有一個做大老板的爸爸,她每天樂呵呵的,只是到了夜晚就特想家,她只和明珠提過,自己的爸媽離婚了。
          胖丫走到明珠的病床前,從明珠口袋里摸出一張名片,她爸爸一臉驚愕:“爸爸,其實我早就知道這張名片是你的,我曾試探過明珠,讓明珠打電話找你,但她不肯,她說自己可以擔當的何必麻煩別人。我一直很敬重她,她是我們廠的保安隊長,也是我的保護神!闭f著,緊緊握住明珠的手。
         “明珠?明珠?你們說的是這個女孩?”一直跟隨胖丫爸爸身邊的一個英武男子突然急切地問道,他快步走到明珠的病床邊,透過紗布蒙著的臉,他還是看清了那雙熟悉的眼睛,長長的睫毛好像會說話,他激動地叫道:“珠,明珠,我是偉強啊,偉強!”處于半昏迷狀態的明珠這時眼睛一亮,她側了側腦袋,仔細辨認了一番,突然間,一種多年積累的孤獨、抱怨、期待一股腦兒沖了上來。她一直默默等著的人終于出現了,日夜相思的人終于出現了,她太需要找到他來傾訴這么多年來受的磨難,她太想問問他為什么不來找她?她繃著紗布的臉激烈地顫動,熱淚洶涌而出,她死死抓住偉強的手,恨不得趴在他肩上咬上幾口。
          后來,大家才弄清楚了,偉強是不久前被胖丫爸爸任命為保安隊長的,因為忠誠、肯吃苦、有能力,得到這個大老板非常的賞識,幾乎什么場合都帶著他。當胖丫的爸爸聽完偉強的敘述,聽完胖丫如倒豆子般地說著明珠的苦難經歷,這位有大風度的老板,這位曾經因到山區考察,車輪陷于泥漿中,后被明珠他們幫忙推上來的老板,再也控制不住,摟著三個孩子,一行老淚流了下來……

          下一篇:保安公司如何培養員工的服務意識

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掃一掃
        關注海衛更多資訊
        24小時熱線:13311076850(微信同號)   010-52962300 (09:00-17:00)
        網址:www.jdzjpxxx.com   郵件:HOO2856@126.com
        在線客服QQ:709388990
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10號三層3F-37
        Copyright @ 2006 - 2019 hvbaoa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海衛保安服務(北京)集團有限公司|beijingbaoangongsi
        • 北京市各區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• 全國保安企業快速入口:
        南国七星彩论坛